LOADING STUFF...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科技 4个月前 社科兔
0 0 0

  文章来源 | 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撰文 七君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 Moffitt 图书馆有个“诡异”的地下室,这个不通风的地下室没有窗户,常常不开灯,但空气里却弥漫着浓浓的人味。

  这难道是什么神秘主义的集会中心吗?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在这个大学地下室里确实住着一群“奇怪”的人,他们可以在地下室摸黑作业,而且形成了一个颇有凝聚力的小团体。他们其实是一群盲学生。

  这些盲学生都是伯克利分校的的学子,而这个地下室是伯克利的盲人学习中心。这个学习中心的正式名称是 Assistive Technology Center(辅助技术中心),但大伙儿却管这个地方叫“洞穴”(The Cave)。大概大家把自己看作是眼睛看不见,但是心却和明镜似的“蝙蝠侠”吧。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正如它的大名所显示的那样,辅助技术中心给了盲学生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便利,还让他们享受了世界一流的残疾人辅助技术。

  实际上,“洞穴”拥有当时全美最好的盲人工具箱。

  早在网络都还没有普及的80年代,盲人学生们就可以让电脑朗读书本和文章。在前互联网时代,“洞穴”能提供的技术是独一无二的。

  比如,这种叫做 Kurzweil Reading Machine 的机器可以扫描文字,并把文字转化成语音朗读出来。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这台机器的名字可能会让你觉得眼熟:这个机器是在1976年由计算机科学家雷蒙德·库茨魏尔(Raymond Kurzweil)发明的,库茨魏尔现在是谷歌工程总监,他曾写过《奇点临近》这本预言AI超越人类的未来学畅销书。

  另一台叫做 Thermoform machine 的机器可以现场制作盲文,有点像现在的3D打印机。

  “洞穴”对盲学生十分宽容。盲学生们不仅可以在“洞穴”里自习,还可以在里面吃和睡。学生们人手配了一把“洞穴”钥匙,所以想呆多久就可以呆多久。

  此外,伯克利的残疾学生项目还给盲学生发放津贴,他们可以用津贴雇人给他们朗读书本和打字。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正是在这个“洞穴”里,在别处备受欺凌的盲人学生们抱团取暖,从各自身上获得安慰和力量,伯克利的小小地下室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个清静的避难所,更是精神的家园。

  事实证明,“洞穴”对于大学来说也是个人才孵化器。伯克利对这些通常不被看好的残疾人的投资,在数年后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收益,因为从这个“洞穴”里飞出了不少真正的“蝙蝠侠”。

  其中一位就是技术咖 Joshua Miele。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Miele 的老家是纽约,但是他对纽约可没有什么美好的童年回忆。

  在他4岁的时候,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邻居在他脸上泼了硫酸,让他失了明也毁了容。当时他全身17%的面积烧伤。在他小的时候,父母总是带他去各个整容医院。

  万幸的是,Miele 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打倒的人,他十分早熟。11岁的时候,Miele 告诉父母,自己不需要再去医院做整容手术了,他已经接受了现实,并且想要在这个新的起点上前进。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学校的孩子们因为他的外貌总是霸凌他,但也是因为这种孤独,他爱上了书本。小时候,Miele 很爱看科幻小说,而由于他的继父是地球物理学家,因此家中常常有研究者出没。

  在书本中,他了解到第97号化学元素锫(Berkelium)就以伯克利命名,而这所高校拥有很强的物理学传统,这让他对这所学校产生了好感。于是在申请大学那年,他选择了伯克利的物理学专业,并且拿到了入学通知。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但年轻的 Miele 不知道的是,伯克利实际上是盲人的天堂。伯克利是美国残疾人权益运动的发源地,也是1990年的美国残疾人法(Disabilities Act)支持者的根据地。

  盲人法学教授雅各布斯·滕·布罗克(Jacobus tenBroek)就曾在伯克利执教。盲人数学家、教育家 Newel Perry 也毕业于伯克利。

  在入学之前,Miele 一度看不起视障群体,因为他觉得自己比普通的视障人士要厉害。但是到了伯克利的“洞穴”,他却第一次对视障群体有了认同感。Miele 在接受美国医学媒体 Stat 采访时表示,他就是在“洞穴”里才意识到残疾不代表身体有残缺。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虽然伯克利给予残疾人士别处没有的物质优待,但那里的教师和学生却不会对残疾人投以特殊的目光,哪怕是怜悯。Miele 回忆,在伯克利“哪怕你是个被毁容的瞎子,大家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在那儿多样性是受到包容和鼓励的。”

  2021年,这位只能用一只蓝色假眼“注视”世界的小男孩成了著名的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麦克阿瑟奖金为65.5万美元,奖金的用途没有限制。他同时也是亚马逊的 Lab126 团队的研究者,为其研发尖端技术。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当他得知自己获奖时还感到挺意外,因为那时他已经离开学术界多年。而这个奖在他心目中非常神圣,用他的话说,麦克阿瑟天才奖类似于“美国的诺贝尔奖”。

  而正是在“洞穴”里,Miele 倒腾出了他最引以为荣的技术。

  他发明了Tactile Maps Automated Production(TMAP)。这是一款能生成3D可触地图的软件。利用这套系统,地理数据可以被打印成纸上的浮雕。触摸这种智能地图,地图就会把相关信息读出来,比如某个公交车站位于什么地方,有什么线路的公交车经过。这让盲人自主移动成了可能。关于TMAP系统,Miele 表示 “这是他过去十年的职业生涯里最令人兴奋的”。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实际上,这是他在90年代在伯克利攻读博士学位时的作品。当时为了研究人是如何感知声音的,他学了理工科常用的数学软件 MATLAB,然后花了六个月的时间研发如何用声音和触觉展示数据,这套系统就是 TMAP 的原型。

  他还研发了一种隔空打字的空气键盘 WearaBraille。盲人的手指只要带上动作传感器,就能在任何平面上打出盲文。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他还建造了YouDescribe系统。这是一个视频搜索工具,你只需要输入YouTube 视频的音频描述信息,它就能帮你找到对应的视频。利用Youdescribe,视障人士还可以和视力正常的朋友一起“看电影”,知道电影剧情的发展。现在 YouDescribe 的用户覆盖152个国家。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Miele 并不是“洞穴”中飞出去的唯一一只“蝙蝠侠”。实际上,伯克利的盲人学生中心“孵化”出了许多杰出人物。

  如印裔作家 Ved Mehta 也是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Fatemeh Haghighi 是西奈山医学院的神经科学教授。杰出的盲人在整个人类社会中较少见,但在伯克利的“山洞”里却百家争鸣,这种反差值得人们深思。

被硫酸毁掉半边脸的他是如何拿下博士学位,并获得天才奖的?

  实际上,能够把书本朗读出来的光学字符识别技术和文字转换语音合成技术这类对于盲人来说必不可少的科技后来被证明对普通人也很有用,能够听懂人类指令的 Siri 的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就是一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洞穴”也是整个人类社会的技术先驱。如果我们能早一点关注残障人士的需求,何尝不是给我们自己的生活行方便呢?

  开局残血,后期神装。

  封面来源:Amazon

  参考资料:

  https://docs.qq.com/doc/DVG5JbERNcUtwdW1X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